MENU
中文English
YUANJI
profile
history
culture
speech
team
honor
video
STORE
Store the query
Stores the album
CHAIN
Support and services
Join condition
Advantage of project
Success
Investment analysis
Apply
NEWS
News
Information
DISHES
classic
fashion
soup
STORY
Legend
Cultural source
Brand story
RECRUIT
Talent strategy
Recruitment post
I want to apply for
CONTACT
Contact us
Customer center
Message advice
連鎖加盟:028-8691 8688 北美加盟:+160 4285 9266

文化淵源

CULTURE STORY

在中國文學史和美食史上,袁枚都是個繞不過去的人物,堪稱重量級的一代大家。他的著作《隨園詩話》至今得到詩詞界與文學評論界的追捧,其美食著作《隨園食單》更是影響了中國烹飪界200多年。


圖片8.png


袁枚出生于清初康熙五十五年三月二日(1716年3月25日),卒于嘉慶二年十一月十七日(1798年1月3日),享年82歲。他活躍于乾隆盛世年間,是乾隆朝數一數二的大才子,與曾任兵部、禮部尚書的《四庫全書》總纂修官紀曉嵐并稱,人稱“南袁北紀”。事實上,他的文學成就尚在紀曉嵐之上。他提出“性靈說”,在中國文學史上有著深遠的積極意義。

少年時的袁枚就聰明過人,頗負才名。23歲就金榜題名,高中進士,并被欽點翰林,被選為庶吉士。明清時期,翰林院是朝廷儲備人才的地方,許多首輔、軍機、大學士都出身翰林。進士中有發展潛力的青年才俊,才能入翰林院選庶吉士。剛剛踏入官場的袁枚,無疑是一顆前途無量的政治新星。

不知是由于清代就有了官場逆淘汰的潛規則,還是由于袁枚持才傲物,無法融入腐敗的官場,他的官運并不亨通。當了三年庶吉士,外放江蘇,先后擔任溧水、江寧(今南京)、沭陽等地知縣,都是七品芝麻官。直到袁枚33歲那年,因父親病逝,循例守孝。期滿復出后,又到陜西做過小官,不到40歲,就以贍養母親為由,辭官回到江寧,以后再也沒有做官。 

1748年,32歲的袁枚在江寧知縣任上,花300兩銀子買了一個廢棄的園林。這個園林是1706年由江寧織造曹寅所建,后來曹雪芹的父親曹顒擔任江寧織造時曹家被抄家,園子歸了繼任的江寧織造隋赫德,人稱“隋園”。但不久隋赫德也被抄家,園子就荒廢了。袁枚眼光獨到,發現了隋園的開發潛力,于是以極為低廉的價格將其買下。然后經過精心開發,將其建成一座江南名園,并以隋園的諧音命名為隨園。 

我們不難看出,隨園實際上就是曹雪芹在《紅樓夢》中所描繪的大觀園的原型。袁枚在《隨園詩話》中說:“雪芹撰《紅樓夢》一部,備記風月繁華之盛,中有所謂大觀園者,即余之隨園也。”還有一個說法,說《紅樓夢》實際上是袁枚所著,只因“避席畏聞文字獄”,才假托曹雪芹所著。 袁枚只做過幾年小官,俸祿不高,而且不到40歲就提前退休了。那時官員退休沒有退休金,也沒有在位時的任何待遇,不知他建造、管理偌大的一處園林,錢從哪里來?答案是因為袁枚很善于經營,而且懂得如何樹立品牌,才獲得充裕的資金。 

作為一個專業詩人、著名才子,袁枚已經樹立了個人品牌。他拆掉隨園的圍墻,歡迎所有人來隨園游覽,通過擴大人氣,樹立隨園品牌。袁枚開發旅游業的做法,比今天只知道賣門票的旅游景區要高明。當然,文化產業一定是作為文人的袁枚不可或缺的經營項目。賣詩文,賣書既收入不菲,還可以進一步提升品牌價值。他還把隨園中的部分土地樹林池塘湖泊租給農民,讓他們從事養殖業和種植業。每日川流不息的游客總要吃飯,于是他也辦起了餐飲業。 

袁枚不僅是個餐飲行業的經營者,還是個美食家。他不光吃遍天下美食,還寫了一部流芳百世的飲食著作,成為了著名的飲食理論家。這部著作就是《隨園食單》,成書于1792年,袁枚時年76歲。大概是覺得吃了一輩子,不留下點東西不好意思,于是隨便把自己吃了還沒有忘記的好東西記載了一下。沒想到竟然比許多文學名著的影響還大。至今,淮揚菜、本幫菜、杭菜、徽菜,萬變不離其宗,都跳不出這本食單。 

租地的農民為袁枚的餐館提供了食材,美譽度甚高的《隨園食單》之廣為傳播,讓更多的游客渴望在隨園就餐,餐館生意豈能不好?由于游客太多,隨園的亭臺樓閣,餐館茶肆每年都需要換一次被游客踩壞的門檻。這么旺的人氣,想不發財都難。 

中年的袁枚有一個心病,就是沒有兒子。這在那時可是一件大事,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嘛!后來,小他十幾歲的弟弟袁樹過繼給他一個兒子叫袁通。一直到袁枚年過花甲,他的一個小妾才給他生了一個兒子,取名叫袁遲。有了兩個兒子,袁枚的后裔才得以繁衍。


圖片9.jpg圖片10.jpg


到了19世紀中葉,天下大亂。1853年,袁枚離世50多年之后,太平軍攻陷江寧。隨園被夷為平地,仍然住在隨園的部分袁氏后裔也不得不遷徙到外地。有一支袁遲的子孫就近遷往蘇州,還有一支袁通的孫輩,千里迢迢遷徙到沒有戰亂的陜西漢中,后來又輾轉到了四川遂寧。


又過了很多年,到了1961年,持續三年的大饑荒進入尾聲之際。袁枚的一個第九代孫袁剛,誕生在四川遂寧。


受先祖著作《隨園食單》的影響,青年時代的袁剛就對烹飪特別感興趣。但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中國,他沒有開餐館的條件。看到《隨園食單》里面“須知單”有“作料須知”,將作料比作婦人的衣服首飾,烹飪不可或缺,于是投身調味品行業。


十幾年過去了,到了1996年,袁剛終于有條件創辦自己的餐館了。這時,四川和重慶開始了火鍋熱,袁剛也想開一家火鍋店。


但是,《隨園食單》的戒單中明確說“戒火鍋”。為什么戒火鍋呢?其主要原因是“各菜之味,有一定火候,宜文宜武,宜撤宜添,瞬息難差,今一例以火通之,其味尚可問哉?”如何掌握火鍋里的食材對火候的不同要求?


擅長于創新的袁剛想到了串串。每一個竹簽上只穿一種食材,食客可以很方便地掌握每一種食材的火候,豈不是兩全其美嗎?


就這樣,袁剛創立了袁記串串香。不過,串串香也是火鍋,開火鍋店畢竟有違祖訓,因此,袁剛20年來一直沒有對外界透露自己是袁枚后裔的事。據說中國各著名火鍋連鎖店中,袁記串串香以口味濃香見長,我想這或許與袁枚,與《隨園食單》不無關系吧。


筆者幸與袁剛是好友,久有揭秘其身世之想,使這段沉寂已久的食壇佳話大白于世。好說歹說,袁剛終于同意了,于是才有了此文。如今,袁剛又讓兒子袁毅接手經營,以確保袁記串串香事業的不間斷傳承,使之花開四海,播種九州,歷歲月風雨而不衰。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江山留勝跡,我輩復登臨。”謹以孟浩然的此詩與袁剛、袁毅共勉。幸甚至哉,袁枚之后又有袁剛,袁剛的后面又有袁毅,為《隨園食單》增添了新的時代內涵。


天堂AV无码AV在线A2020V